朴了个白_

最近开发忘羡tag中

 

 撒野这首歌,是我一年半前的晚上,熬夜淘歌淘了好久好久才遇见的。没有看过它的故事,但就是很喜欢,一直循环宝贝了半年。才跑去看文,知道了这首歌是顾飞写的,看到顾飞和丞哥冬天吃火锅那晚,顾飞红着眼眶清唱这首歌的时候,一下子眼泪就跟着掉了,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傻逼似的哭的稀里哗啦。又跑去听了一遍撒野找虐。没有人知道我那时候压力有多大,每天都很烦躁,失眠的次数越来越多。听这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想着,还好,还好项西遇到了程博衍,安赫遇见了那辰,而顾飞也遇见了丞哥,他们都互相救赎了彼此,也救赎了我。巫哲的文就是这样,平淡,普通,总有着许多的不如意和不完美,有哭过笑过。但他们都等到了,完美的结局。

  9

【策瑜】饮上酒


——“酒阑兴尽归来后,依旧青山绕客楼。”


对于周瑜来说,此时的仲夏时节,朗月伴着清风缠绕着枝头,蝉鸣悦着清耳,不乏是个饮酒舞剑的好夜晚。往常每逢时节向来是孙策陪着孤身一人作乐,可现下那人却是几日前,不及告别,便匆匆赴了友人之约的群英会。


除了无故的郁闷,周瑜又能做些什么呢,除了期盼与等待,那人从未给自己定过一次赴约的约定。


周瑜低眸不着情绪的望着亭中桌上的青瓷酒杯,酒色在月光下显得冷清,可偏又恰逢着已有风吹而落的花瓣,罢了,也只能举起了酒杯,闷声一饮而下,目光之中却唯独不见对面的饮酒之人。...


  87

小的时候大概才五六年级的样子 懵懵懂懂读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只觉得故事揪心的好看 常能在笔锋处把人虐出那么几滴眼泪 或是被文中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我”说出几分自己一模一样的想法。待到如今再反过头来,做笔记摘抄的时候,许多句子才会一下子明白更多的意味。《城南旧事》是真的值得一看,不管是在岁月的那一段路途。

  9

【策瑜】与瑜书

启公谨:
吾又将要上战场了。公谨。
汝许会怪吾的不辞而别,然也想亲自与周郎汝道别,却未想平江东一战来的如此之快。竟连这点时间都不曾留下。

尽管每次出兵,汝总显得那么舍得,可吾知道的,也懂的,汝那是怕吾乱了分寸,因这儿女情还落了个千古笑话。吾总爱在骑马转身时,悄悄握住汝的手,低声同汝暗语道别怕。

汝不说话,冲吾浅笑着。虽吾总让你别怕,可每每转身时,最先怕的人却又总是吾。

怕哉?怕这一别便是成了永远。
怕汝独自等着日出,守着日落。

写下这封信时,汝正躺在吾身旁安然入睡。
望着汝写下的每一字都像是刻在了心里,痛,麻。

若不是汝闭着眼,可又要笑吾这么大块头还哭了。

月光潇潇,使吾...

  35 1

【策瑜】策:吵架了怎么哄系列?在线等(日常甜)

立冬时,白雪才刚刚覆盖住整片江源城。衬得白中的冬梅红越发的鲜艳,而薄烟笼罩着的秦淮河面,倒随着倾斜洒下的月光,显得那么萧条。

“先生,小心着凉,还是进屋的好。”
一旁的书童看着刚和将军吵完架就赌气不进屋的先生,万般的无奈却也是束手无策,只能一边跟着大厅里冲着自己数目的将军,一边劝先生消气了回去。

“呵,吾偏不如他愿回去。”
周瑜微微侧了下坐在大门台阶的身子,用着屋内人也能听到的声音。

孙策这一听罢,有些急了,好看的眉眼间皆是皱在了一起,不停来回踱步在厅内,犹豫不决间,窗外明朗的星空饶是藏不住下起得雪。最后像是妥协般叹了口气,只得摆摆手招呼书童先下去,就向那人慢慢靠近了过去。

“唉……?!!...

  55 1

【幼年策瑜】论小霸王如何让小瑜瑜起床(可爱想吐血)

小策哥X小瑜弟

凉风吹过秋麦田时,彼时北飞的大雁正成群地掠过天空,秋意泛浓,好一番丰收景象。

江源城的秋季本就雨露慎多,倘若恰好碰上个晴天,便时时能看见在外结伴的孩童。

这天晌午的阳光透过木窗纸洒在屋内的床檐时,周瑜刚翻了个身,就被屋外那道熟悉的声音吵醒了。

“阿娘。我能找下周瑜吗…”

坐在小院摘菜的妇女闻声抬头,在看清来人是谁后,才冲他温文一笑,却又显得不太好意思:“是孙策啊…你进去找他吧,那孩子还睡着呢。”

“谢谢阿娘。”
孙策跟着道谢,脸上附和一笑,心里自然没几下便猜出了某人躲着自己的心思,连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几分,生怕周瑜一溜烟就跑了。

这不,孙策刚推开房门时,正看见周瑜把半个脑袋缩进了被子里,无奈的...

  44 5

梦境死循环(解梦) 短篇完结/暗黑题材???

凌晨三点刚睡下不久的朴老爹在突然响起的闹钟下,掀开被子再次被扰乱惊醒。大脑皮层经受的刺激,让他一时间大脑空白,些许的汗水顺着脸颊开始往下滴落…滲湿了T恤的领口端。


朴老爹记忆中,那些梦境每晚都要重现,反复地让他能熟悉地说出每一个细节,结尾都是在快要打开一扇门后,蓦然醒来。


他只知道这个梦仿佛很长,记忆里只有他独自围绕着长梯往返奔跑的身影,可唯一费解地是梦里的一切都好像存心似的让人找不到任何出路,朴老爹只是跑着。


那扇门?!


想到这儿,朴老爹才发现起伏的心跳和微微的喘息都在毫无意外的告诉他,那个梦境真实的存在感,压抑的快喘...

  9

猎兔攻陷 高甜 【LPL国服第一王者X可爱兔子小迷弟】

4
Clark:好。

边伯贤看着屏幕上的好字,撇了撇嘴,眉头紧锁却又高兴的矛盾样子,表示了内心满是一副宝宝很想继续聊天但是不知道聊什么的愁苦样儿。
他有一刻突然很想告诉大神他就是那个雨夜在他面前睡着的人。他很想问他,是否还记得自己。

可大脑却又当即给了自己无数个否定答案。他不可能记得自己。或许自己对于他只是一个过客而已吧?

有些沮丧的心情,好在对面很快又有了一条消息。Clark:怎么不说话?游戏id?

边伯贤收拾好心情乐呵着刚回完,就退出好友页面点开了手机直播,屏幕上的大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外套,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色T恤,可惜背对着镜头,只留有一个少年的背影,他边操作着打开英雄联盟,正...

  9

《北平旧事》 短篇/民国/伪历史

到了第三天,百商码头内,早已被多家报社急破了头,争先恐后的抢夺着头条。

而这次的迎客,作为百商码头的最大互股东,朴灿烈也将出席。
早上因为微微有些发烧的边伯贤,朴灿烈不放心便带着他一同前往了。

“好受点了吗?”车内,当朴灿烈的额头靠近自己的时,边伯贤笑了,有些抱怨的开口自嘲道,“我是瓷娃娃吗?那这么容易碎啊…”

“伯贤,我只是怕而已。”怕你突然离开我。

这句话,就这样毫无防备得抽到了边伯贤的心。他却只敢沉默着。

朴灿烈先下车前,边伯贤看着他的背影,他走在自己前面。边伯贤突然很想叫住他,他想跟他说,“别恨我好吗,灿烈。”

可他却开不了这口,他带着的秘密不能说出一切。

“朴弟,你...

  7

建安四年的未完信

【策瑜】

孙策逝世于建安五年。———三国志


建安六年四月,是个多雨季节,彼时的江源城,耳旁仿若世间都只剩下淋漓雨声,市街内佳人孩童手里一把把油纸伞在吹拂过的风里微微摇摆。


两两三三的孩童随母亲走着,不时的左顾右盼,大抵天性躁动,还没几步便脱离了母亲的手,仍凭身后怎样的呼唤也不为动。


雨落在衣衫上转瞬化为一体,伸手碰到渐渐湿漉地头发又转过身子倒退着冲母亲笑,连后背撞上了人也忘了道歉。


—————


府内的偏院廊庭内,一席青衫长衣男子本是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纸墨,点滴一墨,画上竟是点燃了整个江源城的花灯湖,可不知为何如此热闹的场景再现时,周瑜低眸的零星里却满是数不尽的失落...

  27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