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cat??!!!hhhh

I m watching  for  you.

 

终于一口气刷完了《今夜离港》!!妈鸭,好看到我想吹爆它 TTTTT 这本13年的小说文风一半像极了张爱玲的《半生缘》,一半又正好写尽了小时候在tvb里才能看到的九十年代港景为背景,刚看完后,还在回味着剧情,又刷到阿布老师的新动态,才知道,恰逢布老师也同看了《今夜离港》后而有些激动, 记得半年前,七七也曾托我找过与旧港有关背景的小说,未果,遂将打算把此书推于七七一览。我想她也总会是同我一样喜欢上温玉的,这样想着仿佛我与温玉同七七一样也是一对好友,只是将这位好友推荐给了另一位好友一般。小说的魅力大抵也源有于此啦hhhhh 另祝布老师的写作群更好,祝布老师产粮动力满满hhhh(值...

  4

[策瑜]一个下雨天
秋雨繁多的季节,灰蒙蒙的天,一眼看去只觉得索然无味,周瑜倦怠着身子,坐在廊庭里,双手只顾撑着脸发呆,头顶的雨水顺着屋脊淅沥沥地落在地上,又溅起湿透了鞋子,却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
直到后背被人环住,抱在了某人怀里挣扎了三分时才缓过神来,顺着目光抬头往上一看,那人便笑着熟练地落下一吻在额头,轻轻地,有些痒,又好似划在了心上一样,让周瑜的心微微停顿了下。

孙策看着怀中人又开始发愣的模样,失笑着将手又收紧了些,忽听孙策道:“周郎,发着楞莫不是在想我?”

周瑜听着,又将目光转向了两人正对上的一颗银杏树,也跟着笑了,再看那天时,倒不再那么无聊了。

“我在想,等雨停了,同将军吃过饭,去...

  54

 撒野这首歌,是我一年半前的晚上,熬夜淘歌淘了好久好久才遇见的。没有看过它的故事,但就是很喜欢,一直循环宝贝了半年。才跑去看文,知道了这首歌是顾飞写的,看到顾飞和丞哥冬天吃火锅那晚,顾飞红着眼眶清唱这首歌的时候,一下子眼泪就跟着掉了,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傻逼似的哭的稀里哗啦。又跑去听了一遍撒野找虐。没有人知道我那时候压力有多大,每天都很烦躁,失眠的次数越来越多。听这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想着,还好,还好项西遇到了程博衍,安赫遇见了那辰,而顾飞也遇见了丞哥,他们都互相救赎了彼此,也救赎了我。巫哲的文就是这样,平淡,普通,总有着许多的不如意和不完美,有哭过笑过。但他们都等到了,完美的结局。

  10

【策瑜】饮上酒


——“酒阑兴尽归来后,依旧青山绕客楼。”


对于周瑜来说,此时的仲夏时节,朗月伴着清风缠绕着枝头,蝉鸣悦着清耳,不乏是个饮酒舞剑的好夜晚。往常每逢时节向来是孙策陪着孤身一人作乐,可现下那人却是几日前,不及告别,便匆匆赴了友人之约的群英会。


除了无故的郁闷,周瑜又能做些什么呢,除了期盼与等待,那人从未给自己定过一次赴约的约定。


周瑜低眸不着情绪的望着亭中桌上的青瓷酒杯,酒色在月光下显得冷清,可偏又恰逢着已有风吹而落的花瓣,罢了,也只能举起了酒杯,闷声一饮而下,目光之中却唯独不见对面的饮酒之人。...


  90

小的时候大概才五六年级的样子 懵懵懂懂读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只觉得故事揪心的好看 常能在笔锋处把人虐出那么几滴眼泪 或是被文中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我”说出几分自己一模一样的想法。待到如今再反过头来,做笔记摘抄的时候,许多句子才会一下子明白更多的意味。《城南旧事》是真的值得一看,不管是在岁月的那一段路途。

  9

【策瑜】与瑜书

启公谨:
吾又将要上战场了。公谨。
汝许会怪吾的不辞而别,然也想亲自与周郎汝道别,却未想平江东一战来的如此之快。竟连这点时间都不曾留下。

尽管每次出兵,汝总显得那么舍得,可吾知道的,也懂的,汝那是怕吾乱了分寸,因这儿女情还落了个千古笑话。吾总爱在骑马转身时,悄悄握住汝的手,低声同汝暗语道别怕。

汝不说话,冲吾浅笑着。虽吾总让你别怕,可每每转身时,最先怕的人却又总是吾。

怕哉?怕这一别便是成了永远。
怕汝独自等着日出,守着日落。

写下这封信时,汝正躺在吾身旁安然入睡。
望着汝写下的每一字都像是刻在了心里,痛,麻。

若不是汝闭着眼,可又要笑吾这么大块头还哭了。

月光潇潇,使吾...

  35 1

【策瑜】策:吵架了怎么哄系列?在线等(日常甜)

立冬时,白雪才刚刚覆盖住整片江源城。衬得白中的冬梅红越发的鲜艳,而薄烟笼罩着的秦淮河面,倒随着倾斜洒下的月光,显得那么萧条。

“先生,小心着凉,还是进屋的好。”
一旁的书童看着刚和将军吵完架就赌气不进屋的先生,万般的无奈却也是束手无策,只能一边跟着大厅里冲着自己数目的将军,一边劝先生消气了回去。

“呵,吾偏不如他愿回去。”
周瑜微微侧了下坐在大门台阶的身子,用着屋内人也能听到的声音。

孙策这一听罢,有些急了,好看的眉眼间皆是皱在了一起,不停来回踱步在厅内,犹豫不决间,窗外明朗的星空饶是藏不住下起得雪。最后像是妥协般叹了口气,只得摆摆手招呼书童先下去,就向那人慢慢靠近了过去。

“唉……?!!...

  56 1

【幼年策瑜】论小霸王如何让小瑜瑜起床(可爱想吐血)

小策哥X小瑜弟

凉风吹过秋麦田时,彼时北飞的大雁正成群地掠过天空,秋意泛浓,好一番丰收景象。

江源城的秋季本就雨露慎多,倘若恰好碰上个晴天,便时时能看见在外结伴的孩童。

这天晌午的阳光透过木窗纸洒在屋内的床檐时,周瑜刚翻了个身,就被屋外那道熟悉的声音吵醒了。

“阿娘。我能找下周瑜吗…”

坐在小院摘菜的妇女闻声抬头,在看清来人是谁后,才冲他温文一笑,却又显得不太好意思:“是孙策啊…你进去找他吧,那孩子还睡着呢。”

“谢谢阿娘。”
孙策跟着道谢,脸上附和一笑,心里自然没几下便猜出了某人躲着自己的心思,连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几分,生怕周瑜一溜烟就跑了。

这不,孙策刚推开房门时,正看见周瑜把半个脑袋缩进了被子里,无奈的...

  43 5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