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建安四年的未完信

【策瑜】

孙策逝世于建安五年。———三国志


建安六年四月,是个多雨季节,彼时的江源城,耳旁仿若世间都只剩下淋漓雨声,市街内佳人孩童手里一把把油纸伞在吹拂过的风里微微摇摆。


两两三三的孩童随母亲走着,不时的左顾右盼,大抵天性躁动,还没几步便脱离了母亲的手,仍凭身后怎样的呼唤也不为动。


雨落在衣衫上转瞬化为一体,伸手碰到渐渐湿漉地头发又转过身子倒退着冲母亲笑,连后背撞上了人也忘了道歉。


—————


府内的偏院廊庭内,一席青衫长衣男子本是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纸墨,点滴一墨,画上竟是点燃了整个江源城的花灯湖,可不知为何如此热闹的场景再现时,周瑜低眸的零星里却满是数不尽的失落。


“先生!先生!……”远处慌慌张张跑来的书童,十一二般年纪,还未喘过气,便急忙将手里的书本奉了上去。


周瑜伸手接过时,耳畔继而响起了书童的话,声音也越说越低。


“是莫丫头方才在先生的旧书堆里寻到的,”书童看到先生有些失魂的模样,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书内不知为何有将…将军予先生的信。”


————————


夜晚,空气因白日的雨露显得十分萧瑟。

周瑜闭眼握着手里的信纸,他做了个梦。梦到了刚识得孙策时那人的模样,他同他一起坐在廊庭内喝酒,周瑜望着他,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却在风里显得落寞。


孙策听罢不语,只是看着周瑜,相视忽而一笑。


房内,睡着的周瑜嘴角噙着笑意。手里那是封未写完的信,写于建安四年。最后一句话或许因孙策出府前寥寥几笔塞入书内,却还未写完。


“将军曾说过喜欢吾?”

“何时?”

“建安四年。”


END

 

好久不见,我又回来啦~


Ps一些解答小唠叨(((o(*゚▽゚*)o))):

为什么前面一段铺垫会写了这么多江源城的景象,一方面是一个小背景,一方面却是策瑜的十年之约,周郎答应过替他守好这天下,所以我想表达江源城(带入不是史实地址)繁盛的景象。第二段提到的廊庭和花灯湖,如果看过我之前的文都会有印象,这是为了方便穿插起回忆片段(其实是我懒…kkkk)


依旧文渣风,不喜勿喷,感谢看文呀~爱你们mua


  27
评论
热度(27)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