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北平旧事》 短篇/民国/伪历史

到了第三天,百商码头内,早已被多家报社急破了头,争先恐后的抢夺着头条。

而这次的迎客,作为百商码头的最大互股东,朴灿烈也将出席。
早上因为微微有些发烧的边伯贤,朴灿烈不放心便带着他一同前往了。

“好受点了吗?”车内,当朴灿烈的额头靠近自己的时,边伯贤笑了,有些抱怨的开口自嘲道,“我是瓷娃娃吗?那这么容易碎啊…”

“伯贤,我只是怕而已。”怕你突然离开我。

这句话,就这样毫无防备得抽到了边伯贤的心。他却只敢沉默着。

朴灿烈先下车前,边伯贤看着他的背影,他走在自己前面。边伯贤突然很想叫住他,他想跟他说,“别恨我好吗,灿烈。”

可他却开不了这口,他带着的秘密不能说出一切。

“朴弟,你来了啊。”张处长是个很面善的长辈,看着朴灿烈身旁的边伯贤,只是笑笑,他知道自己兄弟的喜好,看着边伯贤低眸的样子,继而拍了拍朴灿烈的肩膀,“一会儿完事了咱哥两喝喝?”

到了中午,那艘船才到了岸,张处长迎上去的时候,握了握那人的手,双方敬完军礼后,才大家一同照下了合照。

往码头外走的时候,走在最后的是朴灿烈同边伯贤,前头因为疏通人群停了下来,而一旁边伯贤刚慢慢伸手在西装外套的兜里。

“怎么了?”朴灿烈的话,就让他握住枪的手顿了顿,他摇头,脸上是那般苦涩的笑,抬起脚尖在朴灿烈的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就往前跑去。

朴灿烈愣神的看着他的背影,他清楚的看到边伯贤明明哭了,“跑!”他说,“灿烈,你跑吧。”

朴灿烈是被张处长拉走的。他木衲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名军旅长倒下后,边伯贤在子弹中看了自己一眼,紧接着是手榴弹拉爆的巨大声响。

1922年,因北平百商码头一案,轰炸北平一事被南京政府搁浅,直到抗日胜利。

而历史留下的痕迹只有那天报社的照片。

朴灿烈和边伯贤站在一起,十指相扣。

END

  7
评论
热度(7)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