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梦境死循环(解梦) 短篇完结/暗黑题材???

凌晨三点刚睡下不久的朴老爹在突然响起的闹钟下,掀开被子再次被扰乱惊醒。大脑皮层经受的刺激,让他一时间大脑空白,些许的汗水顺着脸颊开始往下滴落…滲湿了T恤的领口端。

 

朴老爹记忆中,那些梦境每晚都要重现,反复地让他能熟悉地说出每一个细节,结尾都是在快要打开一扇门后,蓦然醒来。

 

他只知道这个梦仿佛很长,记忆里只有他独自围绕着长梯往返奔跑的身影,可唯一费解地是梦里的一切都好像存心似的让人找不到任何出路,朴老爹只是跑着。

 

那扇门?!

 

想到这儿,朴老爹才发现起伏的心跳和微微的喘息都在毫无意外的告诉他,那个梦境真实的存在感,压抑的快喘不过气,咳嗽了几下,喝了点水,才令他皱紧的眉渐渐松开,悄悄回过神来。

 

心理学上曾说过,人在夜晚的包裹下,习惯了恐惧担忧,他们会不由自主地失眠,比任何地煎熬都令人痛苦。

 

重新躺在床上的朴老爹此刻也觉得自己快要被折磨疯了。

 

他好奇,害怕,那个在中途出现的门里,会藏着什么?这个死循环的梦境又在暗示他什么?

 

朴老爹其实也才二十六岁,真名朴灿烈,两年前他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在毕业后迟迟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下,非要背着大挎包跟父母告别,走上了北漂的路。

 

他自认为从小是个无神论者,可独独又害怕各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就比如此刻的梦。

 

他拿起柜子上的手机看了下时间,三点四十五,点来时钟应用的时候,他嘟囔了一句,因为不记得自己设置过三点的闹钟啊。这个想法闪过的瞬间,他的后背也跟着起了一层冷汗。

 

长出口气,开灯后,整个不过四十个平方的出租屋就这样一目了然,暴露在灯光下。虽然房子是小了,好在朴灿烈是个带有轻微洁癖的人,把房子整理的很简单。

 

桌子上是一张纸条,上面好看的字体写着:跑楼梯是因为你内心的紧迫感,压抑的生活,任何劳累感都会令你迷惘,你想要打破它,所以你渴望有一扇门,带你离开。???——心理医生边伯贤。

 

朴灿烈将那张纸条再次看了一遍,手指抚上纸条上的字体那一刻,令他心安了很多。他再三犹豫,还是拿起手机拨打了已经能牢牢记住号码的电话过去。

 

“喂,医生,您好。我,我是朴灿烈,昨天刚去您哪儿看过。打扰了。”

深夜打电话不论是谁,多少还是很不礼貌,朴灿烈多少带着点心虚才急忙表明自己的身份,或许这样就能显得这个电话的重要性让他心安理得一点。

 

“啊…我记得你,没事,我刚打算睡下,您有什么事吗?”良好的职业素养让边伯贤听到对方的打扰了,有些恍然失笑。

 

“我梦到我就快要打开那扇门了!”那边顿了一下,激动的语气也一下子焉了下来,甚至带着点孩子的委屈样儿,“可是,我被闹钟惊醒了…”

 

边伯贤听罢脸上只剩下哭笑不得。可到底还是好生哄着,“那只能慢慢来了,你也别急,或许下次,门就能打开了,”揉了揉太阳穴以此舒缓了困意。“要不这样吧,您明天要有时间,来我这儿一趟,我跟您做个催眠。”

 

“有时间,有时间,麻烦了。”

接着,朴灿烈就把电话给挂了。边伯贤突然有些懊悔自己是不是多管闲事了,怎么也没想到,就提出了这个方法,最后迷迷糊糊中也睡着了。

 

夜晚下的城市,总有人失眠,也总有人在安然入睡。

 

辉映诊所里,前台发出手指的敲打声,闻声抬头的前台小姐,一时间愣了神,眼前的男子好看的眉眼笑意连连,她记得他!

 

“是预约的边先生吧,他正好有空,您直接去办公室吧。”

 

朴灿烈的身影出现的时候,边伯贤冲他笑了笑,示意他坐下。

“麻烦了医生。”

 

怀表的法子是古老的催眠术之一,利用暗示的手段让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能够产生效应的方法。

 

“你盯着它看就行了。”边伯贤拿着怀表靠近朴灿烈的时候,惹得朴灿烈咽了下口水,他有些紧张。

 

而催眠术本身就是以诱导人放松为前提,眼下边伯贤看着朴灿烈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你放松就好了。”

 

朴灿烈也是嘿嘿一笑,窘迫地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后来一段轻音乐下,催眠进入了状态。整个房间里,只剩下朴灿烈地呼吸声,闭紧地双眼,不协调地眉紧紧锁在一块。

 

边伯贤在抽屉里的木盒拿起一颗薄荷糖,舌尖萦绕的清新蔓延开啦。嘴角勾起的笑意,会让人着迷,那是种让人想要靠近的笑。

 

楼梯,奔跑。黑暗里,朴灿烈重复了那个梦,他在找那扇门,可是偌大的楼梯间,寂静的出奇,只有他。

 

不知过了多久,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窒息感令他恐惧,想逃。在拐了第几个弯?记不清了,有扇铁门出现在眼前,朴灿烈喘息慢慢地大了起来,停下地脚步,转而将手握住了门把。

 

打开它!

手指在大脑地支配下,很快扭动了锁。一丝门缝里,那边仿佛还是一片黑暗。朴灿烈突然害怕了。

 

边伯贤看着手表,发现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而朴灿烈的表情也越大不对劲,甚至下嘴唇都被咬出了血。

 

边伯贤蓦然有些焦躁,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嘴里的薄荷糖只剩下了些许味道。他将左手握住了朴灿烈的手腕。

 

“这个时候你可别傻啊,打开它,不要犹豫…”

边伯贤嘴里念叨着,没有任何回应,唯一做的只是将那人手腕有抓紧了几分。

 

朴灿烈醒来的时候,看着眼前右手拿着手机也看着自己的边伯贤。显得十分得意。“伯贤,我做到了!”

 

“傻大个,恭喜你啊。不过平时还是多注意缓解压力。”边伯贤趁着那人注意力散开,慢慢松开了握着朴灿烈的手,又将桌上还没放回去的薄荷糖扔进了嘴里。

 

就看到朴灿烈边擦汗水,边笑的样子。

 

“医生…不不不…伯贤,我,能请你吃饭吗?”总觉得显得太随意,朴灿烈又补了一句,“就当是你帮催眠的忙。”

 

边伯贤将嘴里的薄荷糖翻转了一个角度,走到一边拿起墙上的衣服,“嗯,那就走啊…正好我饿了。”

 

说完开门,自己就先出去了。没有看到朴灿烈呆愣转为喜悦的表情。而朴灿烈也没有看见,边伯贤从开门到出门后嘴角的一抹笑。

 

或许他们的表现不能用微表情来解释,那算不算另一个词呢?是一见钟情?还是两情相悦?

 

这个答案只能在生活的旅途中任由他们自己选择了吧。

 

END

  9
评论
热度(9)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