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策瑜】与瑜书

启公谨:
吾又将要上战场了。公谨。
汝许会怪吾的不辞而别,然也想亲自与周郎汝道别,却未想平江东一战来的如此之快。竟连这点时间都不曾留下。

尽管每次出兵,汝总显得那么舍得,可吾知道的,也懂的,汝那是怕吾乱了分寸,因这儿女情还落了个千古笑话。吾总爱在骑马转身时,悄悄握住汝的手,低声同汝暗语道别怕。

汝不说话,冲吾浅笑着。虽吾总让你别怕,可每每转身时,最先怕的人却又总是吾。

怕哉?怕这一别便是成了永远。
怕汝独自等着日出,守着日落。

写下这封信时,汝正躺在吾身旁安然入睡。
望着汝写下的每一字都像是刻在了心里,痛,麻。

若不是汝闭着眼,可又要笑吾这么大块头还哭了。

月光潇潇,使吾难眠。难眠到细数我们过往的日子。初见时的模样,竟都有些记不清了。

………………

吾走了。
汝替我守着家,等吾归来可好?

END

ps.END那一刻  it's made me a little sad.

好久不见,看文愉快啊。

配图已授权。cr.logo

  35 1
评论(1)
热度(35)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