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策瑜】饮上酒

 

——“酒阑兴尽归来后,依旧青山绕客楼。”

 

对于周瑜来说,此时的仲夏时节,朗月伴着清风缠绕着枝头,蝉鸣悦着清耳,不乏是个饮酒舞剑的好夜晚。往常每逢时节向来是孙策陪着孤身一人作乐,可现下那人却是几日前,不及告别,便匆匆赴了友人之约的群英会。

 

除了无故的郁闷,周瑜又能做些什么呢,除了期盼与等待,那人从未给自己定过一次赴约的约定。

 

周瑜低眸不着情绪的望着亭中桌上的青瓷酒杯,酒色在月光下显得冷清,可偏又恰逢着已有风吹而落的花瓣,罢了,也只能举起了酒杯,闷声一饮而下,目光之中却唯独不见对面的饮酒之人。

 

突然急躁入喉的烈酒,让他止不住的泛起了咳嗽,他忽然有些累了。

 

吾还能在等待中同你度过几次?待你娶妻生子,又是否还愿同吾饮酒赋诗月下呢?将军。

周瑜扬起的嘴角忽而无声浅笑,顺着目光右手便拿起了一旁的佩剑,出了亭外的花林,英姿在月夜的映照下,显得落寞。连带着落下的花瓣也落在了肩头。不觉。又随着一个转身。无所踪。

 

“周郎醉了。”

他似听到这样一声呼唤,可他此刻似乎又比谁都清醒,那个人怕是不会来了。

“吾一直都醉着,不醉岂能想着将军在此陪着吾。”一笑嫣然,是自讽,是落寞。

 

结束了群英会便匆匆赶来,躲在亭后偷听的的孙策,就这么无声地看着周瑜,佩剑还拿在手中,蔓延在心中无端的惆怅让他从未有过这么的无助,因许久未开口,声音在风中竟显得沙哑,他同他说周郎你醉了。

 

那人却是当作了梦,痴人说着梦话,可唯独吾人如此清醒,孙策被他家周郎内心的波澜弄得有些无奈好笑,就这么迈着步子向那人靠近了过去。

 

周瑜蹩眉,拿着的剑锋竖了起来,轻声问道何人,忽尔头上一闪而过的身影,周瑜的长发落在了肩上。

 

“周郎,依旧如此英姿,却不等吾陪同作乐,岂不无了雅致。”

孙策低眸看着手中的束发带,可那语气中分明是说不尽的温柔。

 

“吾是替你去赢了那江南水域的环佩,周郎打算怎么奖励吾。”说着,孙策又像不被理解委屈般,抬头望着花下长发依依的周瑜,一阵狡黠的笑。

 

趁着笑意便上前,吻住了那人的薄唇。

END

 

周瑜:我俏丽嘛???

孙策:俏丽。(我家周郎最好看(`_´)ゞ)

周瑜:...........(我家将军是zz)

 

配图已授权。cr.懿肆琬兮

  90
评论
热度(90)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