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锦年故梦》/策瑜/穿越/未完(存稿1000+试水章)


入冬的月色,被薄薄的云层遮掩着,斜洒在雪地上的光与影交错相映,而又泛着银白色的光泽。


前往牧野雪山的山地车还未到达终点线便因越来越大的飞雪,抛锚报废在了没有边界的雪地中。万物都是寂静的。


周瑜下车拢紧了衣领,冷风吹过早已冻红了的耳朵,令他忽觉有些昏昏欲睡的困意。


接着他闭上了双眼。



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中的男人是模糊,缥缈,却又无法触及的。周瑜昏沉中心里默念着,会是那个人吗?便又再度昏迷了过去。



周瑜醒来时,入眼的是直射于屋内,雪后天晴的一缕阳光。


有些奇怪的感觉,记忆像断了片,他不是倒在了茫茫的雪地之中,却是置身于一间春秋战国年代才会如此布局的房间里。


忽然屋外传来说话声,他听得真切。只闻一孩童似的稚嫩的声音说道,“将军,屋内的先生刚醒。”


被唤作将军的人不知回了什么话,只是他推开门时,只有他一人。


他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周瑜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也愣了一下,随礼拱手行了个礼节。“在下孙策,府内仆人,在离家方圆外的雪地中发现先生独自倒在那冰天雪地里。又怕不妥,只好差人送到了家里。我已唤人端了姜汤过来。先生可好些了。”


周瑜现下倒着实受了些惊吓。他莫不是穿越了??如此令人狗血的事??怎么偏偏他遇见了。


孙策方才看他不语,只是盯着自己看,眼睛那一圈也有些泛红,饶是驰骋沙场看惯了血腥,也有些手足无措。怎么好端端一人还给自己说哭了?他刚刚又凶人了吗?


周瑜勉强抽力扯了一丝半笑不笑的样子,问道。“这不是在拍戏吧?我……你……”


“拍戏?是何意思??”这人可真可爱啊……


“……”


周瑜叹了口长气,终于接受了如此的现实。



不知谈了多久,孙策才半懂未来是什么意思,而周瑜正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


他觉得他可实在是有趣,那个世界也很有趣。当听到后世人都知晓自己时,更是令他兴奋了起来。他下意识拉住了他的手,问道:“那我同我哥哥是否将东吴一统了天下?”


周瑜听罢,手指微微蜷缩在了掌心,笑容僵住了,再望向那人看向自己满眼的期待时,咬唇狠狠地点了点头。冲他笑了。


——史记:280年,晋分三路攻打东吴,孙皓投降,东吴灭亡。(最终未能完成霸业。)


可周瑜分明看见了,那冬季的阳光,不温不燥,在墙上形成了陆离光怪,可当它打在孙策的脸上时,同他那孩子般开心的笑容一样,却让周瑜的心仿佛漏了一个节拍。他只唏嘘,定是孙策的欢喜心也感染了自己吧。


TBC(未完待续)


若你喜欢这个题材请评论充电鸭!爱您!若看的人不多就不更啦~~~


  9 1
评论(1)
热度(9)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