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这一天

文/朴阿湛

——五月五号这一天
立夏,阳光自梧桐树的叶子晒出斑驳的影子,蝉鸣则是整个夏季永不更改的背景,是什么花开花落,无人知晓。

刚刚结束完舞蹈训练,有些疲惫的朴灿烈打算独自回宿舍洗个澡,结果一边走一边闷头找钥匙开门的时候才赫然发现敞开的大门,倒被吓了一跳,随后转头一想,又忍不住加深了眉眼间的笑。

心里反问着自己:是那个人吗?

或许因为个子的问题,动作急促而又别扭地脱下鞋子就往里跑,头发有些被风轻轻带起,在打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连自己也没察觉到已经喊出了那人的名字:“伯贤?”

因为公司派伯贤要独自录制OST,今天是已经分别的一个星期了。

疯了一般无休止的想那个人,他的唇,他的味道,他的身体,你看,边伯贤一不在,朴灿烈连心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蠢到无可救药了吗?朴灿烈也这样觉得,一碰到边伯贤,就没有办法理智。

“伯贤啊?”当走进卧室,回答的却只有浴室哗啦的水声,紧皱的眉不禁松下,只得苦笑。

虽然有些沮丧,心里还是有些小落寞。

只好一头长叹倒在床上,撇头看了眼床上还开着机的电脑,估计伯贤洗澡之前一直在看官网吧,无聊地用滑动鼠标往下浏览,最后停在了一跳留言上,“灿烈偶吧,明天是伯贤哥哥的生日,伯贤哥哥最喜欢什么啊TTT”

朴灿烈噗呲一声乐呵乐呵地就回复了,“啊?你伯贤哥啊?嗯....最喜欢的当然是我啊,所以把我当成礼物送给他,他会很高兴哦!!kkkk”

看着又再次沸腾的官网,朴灿烈出奇的好心情。

然后起身,只愣着盯住浴室紧关的大门半天,最后想到什么似的,嘴角轻轻一勾,拿起了衣柜里另一条浴巾,便直径走向浴室的方向。

毫不犹豫的推开门,然后又锁上。

内心不禁感叹着,果然洗澡不锁门是件好事。

不过耳朵可又要因为某个小白兔遭殃了,“我的天,谁啊!!朴灿烈???你给我出去!!!”

迎上边伯贤乱挥动的小手,一把抓住,把那人往自己身上带,喷头的水还哗啦的流着,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边伯贤皮肤上的水汽慢慢浸湿了朴灿烈胸前的衣服。

滑滑地让人想撩起的犯罪。

“白白,一起洗啦,你看我的衣服都湿了。”朴灿烈用手扯了扯紧贴着胸前皮肤的衣服,说完作势可怜巴巴地就要脱掉衣服。

边伯贤皱着眉咬着下嘴唇直瞪着朴灿烈,心里想着,“就是和你一起洗才是最危险的。该死,还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根本没办法拒绝啊。”

“那朴灿烈你别可乱来啊,我这段时间已经很累了。”一记眼刀说完转身,拿起镜子前的洗发水,然后被朴灿烈一手夺过,那人半眯着眼似乎是想在雾气弥漫中仔细端详着分别数日的恋人,“我来吧。”

边伯贤倒也没有说话,但也顺从的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然后是那人带着打湿并附带着洗发水的手,一股淡淡的草莓香回荡在边伯贤的心田里。

这人有多久没为自己洗过头了?好久已经是记忆里很久远的事了。
久到快想不起了吗?不,是反而太久远而不敢想起。

边伯贤明白,他们的身份不太允许在一起,当初本就是因为孤独而相互吸引,可是到现在,竟也说的出几分爱。

“我们伯贤的头发怎么越来越差了。”朴灿烈抬手看着握住的落发,心里有些惆怅和说不出的心疼。

“我也没办法啊,这不是要出OST了吗,candy姐说为了符合意境,就让又染了,没事儿,反正又不会成秃子。”边伯贤无奈地扭过头看着朴灿烈,为了让他开心点,吐了吐舌头。

“你呀,不要到时候变成秃子了直哭啊。”朴灿烈往边伯贤的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倒留下了些许泡沫。

“朴灿烈你朝我近一点。”

“你要干什么啊?”看着那人散闲惺柔的眼睛,朴灿烈慢慢把头靠向那人。

还有不到5厘米的距离,那人两手一撩,挂了朴灿烈的的肩上,“朴灿烈我想吻你。”

“嘘....”

两唇那么默契的绕合在了一起,望着边伯贤的主动,朴灿烈一时倒有些被动,染着泡沫的右手,在那人光滑的背上游走着,一点一点,不时的呻(和谐)吟回荡在整个房间。

松嘴,望着眼见人潮(和谐)红的脸颊,和那双也早已布满情(和谐)欲的眼睛,朴灿烈将其深深抵在墙上,然后再次锁上那人嫣红的唇瓣,然后一步步往下游走。

情欲的堕落。

后背冰凉的触感,惹得边伯贤闷哼了一声,伸手帮着朴灿烈解开早已肿(和谐)胀的裤子,一边享受着,那人的气息在自己身上游走,最后胸前的草莓一边被那人一粗壮的右手手揉搓着,另一边被那人温热的唇包含着。

准确无误的褪下那人的裤子,然后抚上他的炙(和谐)热,上下不停律动着。

“嗯哼.....手活什么时候长进了不少,不会是这几天寂寞到都自己解决了吧。”

朴灿烈低沉的声音有些被情欲染上的沙哑。

“闭嘴....”

该死,感受到脸颊上的滚烫,然后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在那人满足的一声低吼后,爱(和谐)液被悉数释放在自己的手里。

看着朴灿烈伸手打开了喷水头,已经没有力气了....
瘫软在他的身上,然后看着他用水为自己冲掉头上的泡沫。

“朴灿烈,我想要。”

该死,自己舒服了,就不管他了?

“嗯?宝贝想要什么?”朴灿烈一脸半严肃的打玩起边伯贤的一撮头发,干净利落的淡淡的酒红色也许因为水泽的原因有些发亮

看着朴灿烈嘴角玩味地笑,边伯贤心里咬牙切齿地默骂了足足十遍:衣冠禽兽!
却又有些无可奈何,作祟的羞耻心。

朴灿烈见他的宝贝不说话只是瞪着自己,抬起食指就往他嘴里塞去,低声命令着,“舔湿他。”

然后下一秒就是手指被那双唇紧紧包住,从开始的指头一直慢慢往下舔着,看着边伯贤的小嘴不停动着发出滋滋的水声,还时不时的无辜脸看着自己。

身下的火不禁又大了一圈。

抽出已经湿润了的手指,直径朝那人身下的已经湿了的花(和谐)穴探去。

没有太多性子做着前(和谐戏,便转了一下那人的身,后抱着抬起他的臀,对着嫩(和谐)穴一个挺身,顺利滑进了一半,“宝贝你太紧了,放松。”

“嗯哼.我尽力.......”

最后无奈的朴灿烈,只好侧身,吻上那人的唇,双手也抚上那人欲(和谐)望,缓缓抽动起来。

直至全身没入,不停的加快了抽动的频率,在感受到那人快要释放的时候锁上了玲口。

“嗯哼,该死,松开。”
迷离的双眼看着涨红了脸的边伯贤,朴灿烈只觉得可爱的像要化掉的冰淇淋。

轻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一手像宣誓主权似得紧套着边伯贤的脖子,“等我一起。”

然后在两人共达的情(hexie)欲的天堂,朴灿烈松开了握住边伯贤脆,弱的手,将自己所有的爱(和谐)液送至那人的最深处。

看着糯米团子瘫软在自己胸前,两人胸膛契合地连绵起伏着,朴灿烈伸手轻揉起那人的碎发。

“还能站吗?”

混蛋,还不都是因为你,瞪了朴灿烈一眼,才开口,“勉强....”

“那我们再多做,几次吧。”说完,又抚上边伯贤嫣然的脆(和谐)弱。

“朴灿烈!!嗯哼.....慢点....混蛋, 嗯哼,叫你慢点!!”

——五月六号 十一点四十分

不知道在被朴灿烈按在墙上做了多少次,由着那人为自己清理完身子后躺在床上,然后看着被关上的电脑,边伯贤也没说什么,然后重新开机,在电脑上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后重新浏览起了官网,看着上千条回复,心理不禁还有些芸芸,点开。

——“啊?你伯贤哥啊?嗯....最喜欢的当然是我啊,所以把我当成礼物送给他,他会很高兴哦!!kkkk”

!!!!!
“朴灿烈!!!”

刚拿着草莓布丁进来的朴灿烈有些疑惑的看着边伯贤,然后递给他后,把他往被子里赶了赶后缩了进去。

那人拿到布丁后,用勺子不停愤怒地捣鼓着,心里有些疑惑不解,便问了声,“怎么啦?”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自己看看!”结果那人音贝倒还提高了几度,说完就把电脑往朴灿烈那儿挪了几步后,靠在朴灿烈的肩上,拿着勺子的手生气的指着屏幕指东画西。

两眼弯月像一条缝的朴老头不禁茅塞顿开,哦原来是自己之前回复的。

那知小人还是一边吃着布丁,一边不满的嘟着嘴,“我喜欢的明明是冰淇淋,奶茶,草莓,还有大酱汤!!!”

朴灿烈侧身好笑的抱着边伯贤的腰,“啊,难道我们伯贤不喜欢我吗?”

“当然....”停顿中望向朴灿烈阴沉的目光,不自觉吞了吞口水,一脸赔着笑。

“呵呵呵呵呵,当然是....喜欢啦.....”笑话,要是不喜欢,今晚估计又得是一场恶战。

——五月六号 凌晨

突然,两人手机的闹铃同时开始震动。于是两个分别各自关掉各自的手机闹铃。

“朴灿烈,我生日到了!”
“白白,生日快乐~”

边伯贤看着捂着眼睛的朴灿烈,也连忙捂着眼睛。

“灿灿,我的礼物呢。”

“没有礼物.....”

刚说完,边伯贤就猛地放下手,抄起背后的枕头就往那人的脑袋上扔过去。

“所以朴灿烈!你是认真的吗?”

朴灿烈在放下手后,迅速用手挡住了脑袋。
然后暗自缓了口气,慢慢狗爬式向边伯贤那儿爬过去,把那人往胸口一带,冰凉的唇就这要贴了上去。

“喜欢吗,这个生日礼物?”
甜甜的灿灿比布丁还要好吃,所以白白喜欢吗?

“一般啦一般啦,哼,还是我们世勋早上对我好,好歹还买了杯奶茶。”
一边说着,还一边把脑袋蒙在辈子里,悠悠地炫耀着。

“那允许你再食用一次,超级超级vip,唔......////▽////”

——这一天,边伯贤说,能遇见朴灿烈大概是心灵的一道港湾。
不会迷惘地害怕回家的路。


一曲solo的结束。

昏暗的舞台,吵闹的粉丝,边伯贤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所有的思绪不知被风拉到何处。

“啊,今天又是和爱丽们幸福的一天啊~”
突然朴灿烈冲话筒试了试音,说起了今天的第一句话,闻声边伯贤回呼过了神,然后扭头,与那人对视了一秒。

“那灿烈偶吧就现场唱一首幸福的歌吧。”

“与你第一次相遇那么短暂。”
——我叫边伯贤,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照。

“开始想要一步步向你靠近。”
——我叫朴灿烈,我们顺路哎,一起回家吧。”

“是爱情吗?所以心跳加快。”
——“我可以喜欢你吗?”
“朴灿烈你个傻瓜,我已经喜欢你了啊。”

“真实不可思议的梦只因你。”
..............

挥舞着的白色花海,和那人一字一句的告白。
捂着心口,却蓦然想起了《牡丹亭》中这样一句话: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侧头瞄到右边后台的黄色光圈慢慢向自己袭来,是推着蛋糕上来的吴世勋。

张着嘴有些不知所措的边伯贤恍然起身,只是呆呆的看着在这黑暗的舞台中仅存的光芒。

“这可是灿烈哥和爱丽们的surprise!”在旁的金钟仁用戳了戳还有些滞泻的边伯贤,低声说话。

“kkk原来你们的灿烈哥也这么会玩啊。”边伯贤红着双眼倔强地扯着嘴角,有些望而却步,不敢相信,抬眼对上朴灿烈期盼的眼神,呼了一口气,慢慢走到蛋糕前,一根一根吹灭上面的彩色蜡烛,只看见所有的蜡烛中间似乎围着什么东西。

惊讶地看着那两颗对戒,却没有勇气拿起。

“伯贤喜欢吗?”朴灿烈停走在自己身旁,一边低头含笑一边将插在蛋糕上还混着奶油的戒指拿起。

然后拉起边伯贤节骨分明的右手,沉默将其套在无名指。

困其手于心,在那人耳边说道,“伯贤,现在你是我的了。”

边伯贤则笑而不答,悄悄咬上了朴灿烈的耳朵,然后松开。

这一天,CB先生说爱情的公式就像两个代数式相遇,或许路途中的小波折不过只是为了更好的契合着夏季的开始,你呢?
嘘,别说话,或许,那个他也正在靠近你。
——♡

  11
评论
热度(11)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