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了个白_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忆回梦里》
——番外 花时月圆🌸

时直农历八月十五,仲中秋之夜。
黄昏以后,天空有些淡淡的暖黄感,天上是北飞的大雁成群掠过。

“公子公子!……”从门外传来一声呼唤,边府的公子本是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纸墨,白皙而又节骨分明的手指刚握住毛笔,点滴一墨还未下笔,便闻声抬头,只看见母亲身边的阿碧正站在厢房门外弯腰不停喘着气,涨红的脸上娆是藏不住的笑意。

“夫人让我问您要和我们一起去月神庙祈福吗?”阿碧刚缓过气来,又匆匆开口道,双眼还扑闪着因为身体极限而有些难受的水雾,边伯贤看的好玩,也跟着泛笑。

低头看了下手里只有一个墨点的宣纸,好看的红唇刚想开口,觉得有些不忍,本想着摇头拒绝,谁知那丫头嘴倒快,没几分犹豫,“朴府朴公子,今天也会参加……”

声音不大也不小。
只是足以让边伯贤垂眸为之改变心意。

月神庙只有每年中秋时进贡香火,表面看起来是祈福家人团聚平安,实则多半是祈求姻缘,故名花时月圆,在圆月最亮之时,用毛笔在花灯笼上写下心爱人的名字,然后挂在树上。

然则你想摘掉心爱人的灯笼,来看是否两情相悦,便需答对他的问题。

随着母亲和阿碧走在街上,才发现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热闹地张罗起中秋。

只是边伯贤和朴灿烈一向不感兴趣,这次多半是朴夫人催的急吧,等中秋一过,那人也将派送塞外,三月之久的离别实在难熬。

“贤儿,我和阿碧先去买点东西,你先去月神庙等等我们。”边夫人微微一抿唇,还和阿碧悄悄说了句什么,然后两人便笑着走了。

抬头望了下渐渐黑下的夜晚,只是月亮像有意捉迷藏似的,还包裹在云端之后,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拥簇在人海里的边伯贤,每每与檫肩而过的人群里,总是小心的出奇,喘着气,寻找着朴灿烈。

等独自踏步到庙门前,才看到朴夫人和他,眼带着笑,想喊住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人,才发现身边还有林家的小姐,林临清。

边伯贤就这样愣在原地,看着入眼朴灿烈的一抹笑,和林家小姐说着话,朴夫人也不久说了几句便进去了。

真是般配啊。边伯贤心想他是嫉妒了吧。
苦笑着摇摇头,不知是笑自己还是叹自己。

踏上台阶,然后与他们擦身而过,不过短短几秒。朴灿烈下意识扭头便看见边伯贤低头匆匆的背影。

好笑的出了声,他的贤儿怕是误会了。得好好解释才行啊,不然今晚可就抱不了软软的贤儿了。

回过头看了眼林家的小姐,也算应付了母亲,才发现她不知何时也望着庙内,怕也是自己喜欢的人吧。

“那我先走了,一会见。”朴灿烈指了下庙内,林临清也回过神来微微点头,两人算是道别了。

穿梭在庙内的小径,才发现边伯贤正在一旁的小河边领花灯笼,河边周围蜡烛的蜡烛光有些昏暗,朴灿烈只觉得自然而然地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蓦然想起,那句牡丹亭里说道,“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那便是说的年少的他们,那时第一次到国子监,看着他低头拿着山海经坐在柳树下时便心动了,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带着紧张的心情他对他说了话。

那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更是可爱至极。
后来马场的那晚他们在一起了,现在想想更多的让朴灿烈觉得像梦。

眯眼看着那人认真的写完名字小心翼翼地挂在树上,朴灿烈慢慢走过去,拽住了边伯贤的手,在他耳边吐气道,“贤儿生气啦?”

边伯贤看到不知何时出现的朴灿烈吓了一跳,感觉到朴灿烈的唇快靠近自己的耳朵,脸红一把推开了他。

“人多,你注意点。”
“那贤儿跟我走?”朴灿烈没等边伯贤回答便拽住他的手腕,跑到了树林深处。

直到没有人后,两人才喘气停下,“唔。”

不由分说,朴灿烈便掐住边伯贤的唇啃咬了起来,先是用舌尖轻轻一舔,然后小心的撬开他的唇入侵到布满边伯贤甜甜的气息。

不时的呻吟和水声从两人的口中发出,敏感的边伯贤已经快要整个身体压在了朴灿烈的胸膛。

圆月不知何时,浮现了出来。
风儿轻轻一吹,树上的花灯笼都随风摆动,每一个灯笼下都站着等待姻缘的苦情人。

唯有一棵树下,无人,在风拂过时,只见灯笼上若隐若现写着“朴灿烈。”

END

ps.祝大家中秋快乐,要吃过月饼才算过中秋哦。爱你们的湛要去吃月饼啦(//∇//)

  9
评论
热度(9)

© 朴了个白_ | Powered by LOFTER